寒露daisy

·ooc严重
·脑补了清光穿上羽织的样子
·被自己的脑洞吓到
那日加州清光终是换上了那身浅葱色的羽织,墨色长发松松挽起。眉眼如旧,那抹赤红仍不改从前,依着冲田的样子,静静地烧着,只是那分执念愈发深了些罢了。
“呐,安定,我们终于可以见到冲田君了,终于可以见到那个人了呢。”此时池田屋内,鲜血横流,诚字旗上的字也渐渐模糊了起来。近处传来刀刃相击的声音,“啊,结束了呢,冲田君……”嘈杂的人声中,有什么东西坠了下去,发出清脆的铮声。
次日,人声散去,内室之中只余一地血污,两振碎刃交相错叠,留下清冷的剑影,似有声在冥冥中轻轻念着:冲田。